全国政协主席同志逝世

时间: 2019-09-07 10:13    来源: 未知   
点击:

  内容提示:中共中央 全国人大常委会 国务院 全国政协沉痛宣告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逝世 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他的一生, 是光辉的战斗的一生。他在 60 多年的革命生涯中, 对具有坚定的信念, 对党、 对人民、 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无限忠诚。 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 始终坚韧不拔, 不屈不挠, 坚持斗争。 他具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才华, 善于把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相结合, 坚持“从群众中来, 到群众中去” 的群众路线, 创造性地进行革命斗争和领导经济工作。 他具有坚强...

  中共中央 全国人大常委会 国务院 全国政协沉痛宣告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逝世 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他的一生, 是光辉的战斗的一生。他在 60 多年的革命生涯中, 对具有坚定的信念, 对党、 对人民、 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无限忠诚。 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 始终坚韧不拔, 不屈不挠, 坚持斗争。 他具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才华, 善于把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相结合, 坚持“从群众中来, 到群众中去” 的群众路线, 创造性地进行革命斗争和领导经济工作。 他具有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 一贯顾全大局, 坚持原则, 维护团结, 模范地遵守党的纪律。 他襟怀广阔, 光明磊落, 谦虚谨慎, 爱护干部, 善于发现和珍视人才。 他廉洁奉公, 生活俭朴, 严格要求子女。 同志不愧是德高望重, 功勋卓著, 深得全党、 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新华社北京 6 月 22 日电 中共中央、 全国人大常委会、 国务院、 、 全国政协讣告 中国中央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中央军事委员会、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沉痛宣告: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 因病医治无效,于 1992 年 6 月 21 日 22 时 36 分在北京逝世, 享年 83 岁。 同志的一生, 是光辉的战斗的一生。 他从青年时代起, 就投身中国领导的革命运动, 参加黄麻起义, 先后任陂安南县县委书记、 县苏维埃主席, 红四方面军团、 师、 军政治委员,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 员, 在同志领导下, 参加指挥了许多重要战役战斗, 为创建鄂豫皖和川陕革命根据地, 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长征中, 他率领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 实现懋功会师; 指挥包座战斗, 打开北上通道; 坚决抵制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活动, 策应红二方面军北上, 为实现三大主力红军的会师作出了贡献。 会宁会师后, 指示, 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 执行宁夏战役计划。 他率部突破黄河天险, 血战河西走廊, 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 西路军失败后, 他受命于危难之际, 负责统一军事指挥,率领余部翻越祁连山, 穿过戈壁滩, 历尽艰辛, 到达新疆, 为党保存了一批战斗骨干。 抗日战争时期, 他任中共豫鄂边区省委军事委员会副主任和军事部长、 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 新四军第五师师长兼政治委员。 他在孤悬敌后的敌伪心脏地区, 率部与日伪军的“扫荡” 和顽军的进攻进行了反复顽强的艰苦斗争, 独立创造了拥有 1000 多万人口、 具有战略意义的中原抗日根据地, 创建了拥有 5 万余人的正规部队和 30 余万民兵武装力量。 解放战争时期, 他任中原军区司令员, 指挥所部进行战略坚持, 牵制 30余万军队, 接着进行了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 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 解放战争进入战略进攻前夕, 他任新成立的中原局第二副书记、 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 继任重建的中原军区第二副司令员, 参与刘邓大军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 从土地革命战争到全国解放期间, 同志坚定不移地、 创造性地贯彻党的战略策略和军事思想, 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同志历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 省政府主席兼武汉市委书记、 市长, 省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中共中央中南局副书记、 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 在此期间, 他从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出发, 为建立和巩固人民民主政权, 实现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为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 进行了 卓有成效的工作。 1954 年他调到中央工作, 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 财贸办公室主任和中共中央财经小组副组长, 协助周恩来、 陈云同志领导经济建设, 在计划、 财政、 金融、 商业、 外贸等方面做了大量的 工作。 三年困难时期, 他参与领导国民经济的调整工作, 并在财贸方面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和措施, 对较快地克服和扭转困难局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 期间, 他同、 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 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 协助周恩来总理主持经济工作, 尽量减少动乱造成的损失, 争取经济保持稳定并取得进展。 特别是, 在粉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 同志是主要决策人之一, 为从危难中挽救党、 挽救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粉碎“” 后, 他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 历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全国政协主席。 在这期间, 他协助同志领导全党实现历史性的伟大转折, 制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 他为拨乱反正, 调整国民经济, 推动改革开放, 全面开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竭尽心力。 他努力维护全国的社会政治稳定。 他坚决支持以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 他为加强各党派、 各民族和各界人士的团结, 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 为推动海峡两岸交往, 促进祖国统一, 为发展与各国人民、 政府和政党的友好关系, 进行了广泛的活动, 作了突出贡献。 同志是中共第七届至第十二届中央委员, 第八届至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第十一届、 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他在 60 多年的革命生涯中, 对具有坚定的信念, 对党、 对人民、 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无限忠诚。 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 始终坚韧不拔, 不屈不挠, 坚持斗争。 他具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才华, 善于把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相结合, 坚持“从群众中来, 到群众中去” 的群众路线, 创造性地进行革命斗争和领导经济工作。 他具有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 一贯顾全大局, 坚持原则, 维护团结,模范地遵守党的纪律。 他襟怀广阔, 光明磊落, 谦虚谨慎, 爱护干部, 善于发现和珍视人才。 他廉洁奉公, 生活俭朴, 严格要求子女。 同志不愧是德高望重, 功勋卓著, 深得全党、 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同志的逝世是党和国家的巨大损失。 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要化悲 痛为力量, 认真学习同志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德, 紧密团结在以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不懈奋斗。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同志永垂不朽! 同志病危弥留之际党和国家领导人前往看望 新华社北京 6 月 22 日电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 于 1992 年 6 月 21 日 22 时 36 分在北京逝世, 享年 83 岁。 同志弥留之际, 、 、 、 万里、 彭真、 乔石、 、 宋平、 、 、 、 、 、 、 、、 、 等同志, 赶到医院看望。 同志逝世后, 中央领导同志向夫人林佳楣同志及其子女表示亲切慰问。 同志病危时, 、 陈云、 、 王震等同志派身边工作人员到医院看望了同志。 前往医院看望同志的还有: 王平、 刘澜涛、 肖克、 、 陈锡联、 段君毅、 、 彭冲、 赛福鼎艾则孜、 廖汉生、 、 陈慕华、 雷洁琼、 、 王丙乾、 宋健、 方毅、 洪学智、 谷牧、 杨静仁、 王光英、 马文瑞、 胡绳、 程思远等。 、 、 、 、 陈丕显、 、 康世恩、 、朱学范等同志在同志逝世后也打电话表示悼念。 同志病重期间, 留下了“后事要节俭, 一切按照中央规定办” 的遗言。 生前对浦东开发提出要求 开发浦东, 振兴上海, 实事求是, 开拓前进 新华社北京六月二十三日电 全国政协主席生前对上海浦东开发寄予莫大期望。 一九九一年春节他在上海参加团拜会时, 向上海的同志提出 了十六个字的要求: “开发浦东, 振兴上海, 实事求是, 开拓前进”。 上海市市长黄菊今天在七届全国政协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上说, 全国政协对浦东的开发给予很大支持, 现在我们特别怀念主席。 我们决心抓住时机, 真抓实干, 开发浦东, 振兴上海, 以实际行动寄托我们的哀思。 黄菊说, 现在上海经济发展形势十分喜人。 浦东开发的宏观环境很好,我们更感到形势催人奋进。 浦东开发是意在上海振兴、 长江流域腾飞和中华民族崛起的大事, 我们决心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 把浦东建设成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外向型、 多功能、 现代化的新区, 让上海以二十一世纪国际大都市的雄姿屹立在太平洋西岸。 这样才可以告慰主席。 政协七届第 20 次常委会议举行 会议首先对主席逝世表示沉痛悼念 本报北京 6 月 23 日讯 记者李德金报道: 七届全国政协第二十次常委会议今天上午在京举行。 继续深入学习同志重要谈话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 讨论加快改革, 扩大开放问题, 是这次常委会议的主要内容。 会议开始前, 与会者首先对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主席同志的逝世, 表示沉痛的悼念, 对自上次常委会以来, 先后去世的康克清副主席、 屈武副主席和谈维煦常委, 表示深切的哀悼。 今天上午的会议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方毅同志主持。 他说, 主席的逝世, 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巨大损失, 是人民政协的巨大损失。 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 用促进改革开放、 社会主义建设和祖国和平统一的实际成绩悼念主席。 方毅说, 今年年初, 同志在视察南方时就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等问题发表了重要谈话, 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就学习和贯彻同志重要谈话精神, 发表了公报。 几个月来, 全国各地各部门为学习、 贯彻同 志重要谈话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精神做了许多工作, 我国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出现了新局面, 形势很好。 6 月 9 日, 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又围绕深刻领会和全面落实同志重要谈话精神, 加快改革, 扩大开放, 使我国经济更好更快地上一个新台阶, 发表了重要讲话。 这个讲话对我们加深理解同志重要谈话精神, 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 推进改革开放和国家各项建设事业, 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我们这次常委会的中心议题, 就是继续学习同志重要谈话、 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精神和同志重要讲话, 讨论加快改革、 扩大开放问题。 会议听取了国家体改委主任陈锦华作的关于加快改革、 扩大开放情况的汇报。 这次会议为期三天。 会上将审议全国政协代表团访问喀麦隆、 加蓬、 法国、 土耳其的情况报告(书面)。 会议还将听取上海市市长黄菊同志作关于上海浦东开发的情况汇报、 广东省省长朱森林同志关于广东省力争 20 年赶上亚洲 “四小龙”构想的汇报、 大连市市长魏富海同志作关于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建设再上一个新台阶的汇报。 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 谷牧、 王光英、 邓兆祥、 马文瑞、 王恩茂、 胡绳、 程思远、 卢嘉锡、 苏步青、 司马义艾买提, 秘书长宋德敏出席了会议。 深切哀悼主席逝世 一些国家领导人和组织发来唁电 新华社北京 6 月 24 日电 22 日和 23 日, 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和组织分别向总书记、 主席、 总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发来唁电, 对全国政协主席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向和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同志不幸逝世, 我 谨代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朝鲜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中国中央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以及已故者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 “同志是中国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之一。 长期以来, 他为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全国的安定团结和祖国统一奉献了一切。 “同志是朝鲜人民的亲密朋友, 他一贯积极支持声援我们人民的革命斗争, 为加强朝中两国人民之间的伟大友谊和团结做出了巨大贡献。 “同志虽然逝世了, 但他所建树的丰功伟绩将与世长存。” 缅甸联邦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主席、 政府总理丹瑞向和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我们沉痛地获悉享年 83 岁的中国前国家主席逝世的消息, 这对中国领导人和人民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缅甸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成员以无限敬仰和悲痛的心情, 向阁下并通过阁下向贵国政府以及逝世者的家属表示我们深切的哀悼。 “我们和中国人民一样对于失去一位老一辈领导人深感悲痛。 缅甸联邦政府和人民将他看作是中缅友谊和合作的缔造者。 在此, 我们愿重申进一步加强两国以及两国领导人之间不断发展的友谊和理解的愿望。 “在缔造两国胞波 关系中曾起过重要作用的缅甸老一辈领导人也对的逝世深表哀悼。 “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 但是我们两国领导人, 以及未来的领导人,对继续加强双边友好关系负有崇高的责任。” 巴勒斯坦国总统、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向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前国家主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同志阁下逝世, 我谨以我个人的名义, 并代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兄弟们及我们巴勒斯坦人民, 向阁下, 并通过阁下向贵党、 政协常务委员同 志们及友好的中国政府和人民致以最诚挚的同志般的悼念和最衷心的慰问。 “同志的逝世, 使友好的贵国人民失去一位毕生为中国人民的进步与繁荣、 为加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各国中的地位和作用而奋斗的忠诚儿子, 也使我们战斗的巴勒斯坦人民失去了一位坚定地支持我们为争取自由与独立而进行正义斗争的亲密的同志和朋友。 “我谨向阁下表示深切的同情, 并请您向同志的家属转达最真诚的同志般的悼念和慰问。”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向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我痛惜地获悉前国家主席逝世, 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国家。菲利浦亲王和我愉快地铭记着我们与他在北京和上海的会见。 我们向其家属致以哀悼。” 也门总统委员会主席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向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家主席、 全国政协主席逝世, 我谨向阁下以及友好的中国人民致以深切的哀悼和慰问。” 朝鲜政务院总理延亨默向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同志因病不幸逝世, 谨向您并通过您向兄弟的中国人民和已故者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 “同志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他在担负党和国家的重要工作期间, 为中国人民革命和新中国进行了忘我的斗争, 为加强和发展传统的朝中友谊作出了巨大贡献。 “同志逝世了, 但他建树的功勋将与世长存。” 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向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阁下逝世的讣告,不胜痛惜。 “我国国民周知阁下在贵国曾历任各种要职, 致力于贵国的建设和发展, 深受贵国人民的尊敬。 “我在此代表日本国民衷心祈祷阁下的冥福, 谨致哀悼, 并请代我向林佳楣夫人致以深切的慰问。” 日本众议院议长樱内义雄向政协全国委员会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主席逝世, 不胜悲痛, 谨致衷心的哀悼。 “阁下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 为新中国的建立发挥了卓越的领导作用, 建立了巨大功绩, 并为发展日中两国友好关系一贯给予了极大关怀和支持。 这使我们深受感动, 并将永远铭记在日本国民心中。”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向政协全国委员会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获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同志因长期患病不幸逝世的噩耗, 谨向贵全国委员会和逝者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 “同志虽然逝世了, 但他为在中国领导下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把中国的各派、 团体和各民族人民团结在中国的周围, 争取实现祖国统一的斗争中所建树的丰功伟绩将永远留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一些中央领导悼念同志 新华社北京 6 月 24 日电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逝世后, 又有一些中央领导同志通过各种方式, 对同志的逝世表示悼念,并向同志的亲属表示慰问。 这些领导同志是: 、 、 王首道、 伍修权、 江华、 、 张劲夫、 张爱萍、 陆定一、 姬鹏飞、 黄华、 阿沛阿旺晋美、 周谷城、 严济慈、 荣毅仁、 叶飞、 费孝通、 孙起孟、 王芳、李贵鲜、 、 陈俊生、 、 、 刘复之、 帕巴拉格列朗杰、周培源、 邓兆祥、 赵朴初、 巴金、 刘靖基、 王恩茂、 钱学森、 钱伟长、 卢嘉 锡、 钱正英、 苏步青、 司马义艾买提、 侯镜如、 丁光训、 叶选平。 深切哀悼主席逝世 一些国家领导人和组织发来唁电 新华社北京 6 月 25 日电 22 日至 24 日, 又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和组织分别给主席、 总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等发来唁电, 对全国政协主席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家主席逝世的噩耗, 不胜痛惜。 几年前他对尼泊尔的访问为进一步加强尼中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 我们对此记忆犹新。 我谨代表尼泊尔政府和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通过阁下, 向中国人民以及李主席的家属致以沉痛哀悼。” 巴基斯坦总统伊沙克汗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我谨代表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和人民, 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 中国前国家主席先生的不幸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 “先生是中国的一位毕生作出奉献的政治领袖, 在不同方面的工作中都功绩卓著。 作为一位政治领袖和军事指挥家, 他对革命、 对国家的稳定和进步的杰出贡献举世公认。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先生对中国和巴基斯坦密切关系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巴基斯坦人民珍藏对他历次访巴的记忆。 他的逝世使巴基斯坦痛失了一位伟大的朋友。” 斯里兰卡总统拉纳辛哈普雷马达萨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痛悉全国政协主席逝世。 已故主席 1986 年对斯里兰卡的访问, 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斯里兰卡政府和人民以及我本人谨向中国政府和人民以及李主席的 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 多哥总统纳辛贝埃亚德马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获悉前国家主席不幸逝世, 多哥人民深感悲痛。 多哥人民对这位杰出人物自 1983 年担任主席以来建立的不朽业绩表示敬意。 “在此令人悲痛的时刻, 请允许我向阁下及逝者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总统扎耶德本苏丹阿勒纳哈扬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痛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先生阁下逝世的噩耗, 我谨代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人民和政府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向阁下、 中国政府、 已故先生阁下的家属和友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人民表示诚挚的慰问和深切的哀悼。 愿他的灵魂永远安息。”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马克图姆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痛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先生阁下逝世的噩耗, 我谨代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向阁下、 中国政府、 已故先生阁下的家属和友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人民表示深切的哀悼。 愿他的灵魂永远安息。” 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阁下不幸逝世的消息令我十分悲痛。 我谨代表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和人民向中国政府并通过阁下向中国人民和阁下的家人表示深切的哀悼。 “阁下生前在政府和党的重要岗位上工作多年, 在中国领导和人民当中享有崇高威望。在任国家主席期间, 他领导中国走向经济发展和稳定。巴基斯坦人民视他为巴基斯坦的一位伟大朋友。 他在奠定我们两国关系的过程中所起的突出作用将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越南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给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发来唁 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中国党、 政府和人民的老一辈领导人同志逝世, 我们谨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及同志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 日本代理外相宫泽喜一给外长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阁下逝世的讣告,不胜悲痛。 “我在此衷心为阁下祈祷冥福, 并请代我向林佳楣女士及所有遗属致以深切的哀悼。” 日本社会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田边诚给中共中央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惊闻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逝世, 我谨代表日本社会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表示沉痛哀悼。 “前主席为贵国的发展与稳定所作出的贡献将永留史册。 望贵国人民能化悲痛为力量, 继续推动中国的发展。” 同志遗体 27 日火化 新华门等地将下半旗致哀 新华社北京 6 月 25 日电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全国政协主席同志的遗体, 将于 6 月 27 日在北京火化。 为悼念同志, 北京、 新华门、 人民大会堂、 外交部, 各省、自治区、 直辖市党委及人民政府所在地, 各边境口岸, 对外海空港口, 新华社香港分社, 新华社澳门分社和中国驻外使领馆将下半旗致哀。 同志生前关心扶贫工作并题词: 扶贫济困 共同富裕 本报讯 全国政协主席生前是中国扶贫基金会名誉会长, 对我国的扶贫事业十分重视。 他曾为奖励对中国扶贫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团体、 企业、 学校和个人而题词: 扶贫济困, 共同富裕。 先念同志对贫困地区特别是革命老区的人民群众有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 多次指示要全心全意为贫困地区人民办好事, 办实事, 帮助他们自力更生, 发展生产, 尽快脱贫致富。 在逝世的前一个月, 他还专门听取了中国扶贫基金会领导的汇报, 语重心长地说:“搞好扶贫, 造福当代, 荫及子孙,功在千秋”。 今年 5 月 27 日又亲自为“经济较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干部交流座谈会” 写了贺信, 指示大家要认真学习、 贯彻小平同志南巡谈话, 进一步解放思想, 深化改革, 努力探索扶贫开发的新路子, 加快扶贫开发的步伐,推动贫困地区经济的全面发展。 深切哀悼主席逝世 一些国家领导人和组织发来唁电 新华社北京 6 月 26 日电 23 日至 25 日, 又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和组织分别给主席、 万里委员长、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等发来唁电, 对全国政协主席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孟加拉国总统阿卜杜勒拉赫曼比斯瓦斯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痛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先生逝世的噩耗, 我和孟加拉国政府及人民在这沉痛的时刻谨向阁下表示我们对其逝世的深切哀悼。 中国失去了一位伟大领袖, 孟加拉国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朋友。” 柬埔寨国家元首、 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我十分沉痛地获悉, 主席先生阁下不幸逝世。 他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 抵抗战士、 革命家, 是当代人民中国的缔造者。 人民中国在社 会主义建设, 在国家的和平、 繁荣、 幸福的建设事业的各个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 “在这悲痛的时刻, 谨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先生阁下, 中国总书记先生阁下, 杰出逝者的尊敬的家属(首先是的夫人林佳楣女士) 接受我和我的夫人、 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和柬埔寨人民的最深切和最沉痛的哀悼。 “我们柬埔寨人民将永远缅怀主席。 他始终是柬埔寨及其人民的伟大、 积极的朋友, 是牢不可破的中柬友谊的最伟大的缔造者。” 加拿大总督拉蒙约翰纳蒂欣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沉痛获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逝世, 我谨代表加拿大人民,向李主席的家属以及中国人民表示深切的哀悼。” 加纳国家元首和临时全国保卫委员会主席杰里约翰罗林斯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顷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逝世。 “在此悲伤的时刻, 我谨代表加纳人民和政府, 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和政府及逝者家属致以深切哀悼。 “阁下确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家, 他对中国人民的幸福和世界和平所作的杰出贡献将长久为人们所铭记。 加纳人民同友好的中国人民一道为他的去世哀悼。” 尼日利亚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易卜拉欣巴达玛西巴班吉达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我谨代表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政府和人民, 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家主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先生的逝世, 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人民致以诚挚的哀悼。 已故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生活中有着非凡的经历, 他将作为中国伟大领袖人物和爱国者之一为人们所铭记。请向主席家人转达哀悼之情。” 南斯拉夫总统多布里察乔西奇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值此杰出的革命家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逝世之际, 谨向您, 尊敬的主席先生, 向中国全国政协、 友好的中国人民和逝者家属深表哀悼。” 坦桑尼亚前总统朱利叶斯克尼雷尔给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沉痛获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同志逝世, 我谨向你, 并通过你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表示诚挚的哀悼, 悼念这位伟大的革命领导人、 长征老战士和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 “主席同志的逝世, 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在贵国和世界的新形势下为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而努力奉献的领导人。 他的风范将永垂后代。” 日本众议院议长樱内义雄给万里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获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主席、 前国家主席阁下不幸逝世, 不胜悲哀。 谨致以深切哀悼, 并请阁下转达我对遗属的问候。” 日本参议院议长长田裕二给万里发来唁电。 电文如下: “获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主席、 前国家主席阁下逝世, 不胜悲戚。 “我谨代表参议院, 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向阁下和贵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及阁下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慰问。” 孟加拉国议会议长谢赫拉扎克阿里给全国政协副主席方毅发来唁电。电文如下: “痛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主席先生不幸逝世, 谨向阁下表达深切哀悼。 “已故先生在他光辉的一生中致力于中国国家发展的伟大事业。他的逝世使中国失去了 一位最杰出的儿子, 孟加拉国失去了 一位伟大的朋友。”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政协发来唁电。电文如下: “谨对中国著名国务和政治活动家全国政协主席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 “请向逝者的亲友转达我们真挚的同情。” 就逝世献花圈的外国领导人有柬埔寨国家元首、 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兼外务大臣临时代理宫泽喜一。 驻华外交使团、 非洲国家驻华外交使团、 朝鲜驻华使馆以及一些外国友好人士和港澳知名人士也献了花圈。 同志光辉战斗的一生 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政治家、 军事家,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他的一生, 是光辉的战斗的一生。 他在66 年的革命岁月中, 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1909 年 6 月 23 日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 李家大屋。 9 岁读私塾。 12 岁起先后在家乡 和汉口学木工。 1926 年 10 月参加农动, 任乡 农民协会执行委员。 1927 年 11 月率领家乡 农民参加黄(安) 麻(城) 起义,12 月加入中国。 1928 年秋, 他率游击队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第五大队, 任副班长, 参加了反三次“会剿” 的战斗。 1929 年底转地方工作, 任中共高桥区委书记、 苏维埃政府主席, (黄) 陂(黄) 安南县委书记、 苏维埃政府主席。 1931 年 10 月, 他率领 300 余名青年加入红军, 任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政治委员, 率部参加黄安、 商(城) 潢(川)、 苏家埠、 潢(川) 光(山) 四大战役。 因该团出色地完成了 战斗任务, 方面军总部授予“共产国际团” 的光荣称号。 1932 年 7 月, 任第十一 师政治委员, 指挥部队在反四次“围剿” 的冯寿二、 七里坪、 胡山寨恶战中,重创敌军。 10 月, 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进行战略转移。 他指挥所部在枣阳新集和土桥铺地区冲破军的围攻堵击, 为全军打开通路, 并在危急时刻保证了总部的安全。 子午镇战斗中, 他身负重伤, 坐着担架仍指挥部队顽强奋战, 冲破敌军追堵, 翻越秦岭, 涉渡汉水。 同年 12 月被任命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投入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3年 5 月, 在方面军进行空山坝决战中, 他率部迂回敌后, 切断敌军退路, 在夺取反三路围攻战役的胜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7 月, 任第三十军政治委员。10 月, 在宣(汉) 达(县) 战役中, 率部奇袭达县城, 歼灭守敌, 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11 月, 方面军组织反六路围攻战役, 分东西两线 多万敌军的进攻, 鏖战十个月。 与副总指挥王树声负责指挥西线部队抗击四路敌军。 当反围攻作战转入反攻时, 他坚决支持大纵深迂回的正确决断, 率部在黄猫垭地区围歼军 1. 4 万余人。 1934 年 1 月, 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 1935 年 3 月, 他指挥所部参加强渡嘉陵江战役, 并率一部兵力先后攻克青川、 平武, 抢占战略要地摩天岭,打破了敌军夹击红军的计划, 保障了西进主力右翼的安全。 5 月, 率方面军一部由岷江地区西进, 策应红一方面军的行动和迎接中共中央。 6 月, 指挥先头部队攻占懋功后, 同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他向等详细汇报了川西北的形势和红四方面军的情况, 为党中央确定北上战略方针提供了依据。8 月, 与代军长程世才指挥包座战斗, 全歼胡宗南部第 49 师, 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通道。 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期间, 他坚决支持朱德、 、 等同张国焘的分裂主义进行斗争, 团结部队, 战胜困难, 率先遣军与红二方面军一道北上。 1936 年 10 月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 命令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 执行宁夏战役计划。 他指挥三十军在靖远县虎豹口突破黄河天险, 又在兄弟部队协同下占领战略要地一条山、 五佛寺。 11 月 11 日,党中央和军委决定, 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 执行建立河西根据地和打通远方的任务。 他被任命为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 指挥三十军在极其困难的条件 下先后在凉州和永昌之间同敌军恶战, 歼敌 4000 余人。 后又在倪家营子与数倍于己的敌军血战 40 天, 予敌以重大杀伤。 这对配合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 推动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 起了重要作用。 1937 年 3 月西路军失败后,任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委员, 负责统一军事指挥。 他率余部翻越祁连山分水岭, 在冰峰雪岭中行军 20 多天, 随后又穿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 于 4月底到达甘肃、 新疆交界处星星峡, 在陈云、 滕代远的接应下, 转至迪化 (今乌鲁木齐), 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力量。 他在西路军建树的功绩, 曾给予高度评价: 是将军不下马的。 1937 年底, 他到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 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 1938 年 11 月, 任中共豫鄂边区省委军事委员会副主任、 军事部长。 1939 年初,小福星港彩玄机图, 他率领 160 余人的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自河南竹沟南下,进入豫鄂边区, 深入敌后, 会合和聚集中共领导的零散武装力量, 认真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路线, 独立自主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6 月中旬, 他参加了中共鄂中区党委在京山县养马畈召开的扩大会议, 决定冲破的种种限制和束缚, 在新四军的旗帜下, 统一整编豫南、 鄂中党所领导的武装力量, 成立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 任司令员。 他指挥部队同日伪军进行了新街等多次战斗, 使支队迅速发展到 9000 余人。 他坚决贯彻与抗日各党派、 各阶层、 各部队团结的方针, 扩大抗日统一战线 月, 豫鄂边、 鄂豫皖、 鄂中的抗日武装力量统一整编为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 任司令员。 挺进纵队的建立, 标志着中原地区形成了具有重要意义的独立战略单位。 对此, 党中央给予了高度评价: 挺进纵队的创造,是一个伟大的成绩, 并证明在一切敌后地区的党均可建立武装, 而且可以存在和发展。 他和纵队领导在日伪军和顽固派两大力量夹击下, 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 打退了 顽固派在边区发动的高潮, 并牵制了桂军向新四军第四、 五支队的进攻。124566.com, 在错综复杂的敌、 顽、 我“三角斗争” 中, 他紧紧抓住民族矛盾, 正确处理抗日、 反顽斗争与统一战线 月, 当日军对军正面战场发动进 攻, 襄樊、 宜昌相继失陷时, 他率纵队主力从鄂东返回平汉路西作战略展开,进军白兆山, 控制战略枢纽平坝; 继而渡过襄河, 开辟襄西根据地, 有力地牵制了日军, 支援了军。 8 月初, 他在白兆山主持军政干部大会, 从总结部队作战的经验教训中, 说明反对分散主义, 加强统一指挥, 严格纪律的重要意义, 使来自五湖四海的干部, 从思想上、 政治上达到了统一, 保证了党的政治路线 月, 中共任命为新四军第五师师长兼政治委员, 全师共 1. 5 万余人。 他指挥部队跳跃回旋, 多次挫败日伪军的“扫荡”、“蚕食” 和顽军的进攻。 12月, 他抓住战机, 指挥主力一部发起侏儒山战役, 歼灭日伪军 5200 余人,解放了 (汉) 川汉(阳) 沔(阳) 地区, 震惊了 武汉日军。 1942 年, 面对敌顽夹击空前紧张的形势, 他和边区党委提出了“咬紧牙关, 熬过困难, 沉着应战, 坚决自卫” 的方针, 经过 8 个月的艰苦作战, 打退了最坚决的蒋介石嫡系部队的进攻, 创建了 鄂南游击根据地。 12 月, 日伪军万余人围攻五师领导机关所在地大悟山, 他率领师部突围, 转入外线作战, 挫败了日伪军的“铁壁合围”。 1943 年 1 月, 兼任中共鄂豫边区委员会书记。他主持召开的区党委扩大会议, 正确解决了军队与地方、 军力与民力、 短期斗争与长期斗争的关系问题, 作出了符合时局发展的决策, 通过了 1943 年军事建设计划, 进一步推动了边区的武装斗争和政权建设。 对于这个时期的军事斗争, 华中局嘉奖五师“发展工作第一, 独立作战第一”。 赞扬他们“背敌以对顽, 背顽以对敌”, 灵活地执行了 攻守策略, 充分利用敌顽矛盾求得生存和发展。 12 月, 从对日军 224 次作战中, 系统地剖析了日伪军战术的新特点和“扫荡” 的新规律; 从 200 多次反顽作战中, 分析了围攻五师的蒋介石嫡系部队、 桂军、 川军和土顽的特点; 全面论述了反“扫荡” 和反顽作战的战略战术。 1944 年, 他指挥五师及边区地方武装, 向南、 向北进行攻势作战, 分兵组成豫南游击兵团, 向河南发展; 稍后, 又三次派兵北上, 开辟了 淮北新根据地, 恢复了 郭山冲老根据地。 10 月, 任鄂豫皖湘赣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45 年 1 月, 他在大悟山迎接王震率领的 八路军三五九旅南下支队。 6 月, 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当选为中央委员。 他还是第八届至第十二届中央委员。 抗日战争时期, 在党中央和主席领导下, 依靠边区和五师党委的集体领导, 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 创建了一块地处要冲、 孤悬敌后的根据地, 建立了拥有 5万余人的正规军和 30 余万人的民兵武装力量, 共歼灭日伪军 4. 3 万余人,解放了 9 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人口达 1300 多万, 建立了 7 个专区和 38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 从战略上配合了华北、 华东解放区战场, 同时也支持了 抗日部队在中原的正面战场, 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写下了 光辉篇章。 抗日战争胜利后, 中国进入了 两种命运、 两种前途的决战时期。 1945年 10 月成立了中原军区, 任司令员, 统帅和指挥作为全国六大作战区域之一的中原军区 6 万部队, 展开了艰苦的斗争。 在中原军区组建前后,他指挥部队发起了自卫反击的桐柏战役, 歼敌 7000 余人。 1946 年 1 月, 为争取国内和平, 他率部以宣化店为中心集结待命。 他先赴汉口, 后在宣化店,协助周恩来等就中原问题同进行谈判, 同时, 又教育部队要坚决执行中共中央“针锋相对” 的方针, 从各方面做好应付全面内战的准备。 在十个月的战略坚持中, 他以无产阶级军事家的大智大勇统帅中原部队牵制军 30 余万人, 有力配合了其他解放区的作战。 6 月, 军队以宣化店为目标, 分四路围攻中原解放区, 悍然发动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 对突围方向、 时机作了 全面部署, 26 日晚, 他指挥部队作战略转移, 开始中原突围, 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 他率北路军共 1. 5 万人, 以秘密、 神速的行动, 连夜突破敌人重兵把守的平汉铁路“钢铁防线”, 抢在敌军发动总攻击之前, 跳出了其内层包围圈, 越过天河口和苍苔地区, 进入伏牛山南麓。7 月 11 日, 他率部到达内乡 县师岗地区, 为分散追堵敌军的兵力, 决定北路军分两个纵队向西转进。 他连续组织了 突破敌人天然防线的抢渡丹江战斗, 打开入陕门户的南化塘战斗, 从敌人重兵追堵的险境中冲出一条通道,直指陕南。 与此同时, 其他各部也先后完成了突围任务。 中原突围战役, 充 分显示了和中原军区部队高度的全局观念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以及他统帅大兵团同强大敌人作战的战略战术和指挥艺术。 和主席对中原突围的战略意义和作用给予很高评价。 为执行党中央新的战略决策, 在敌后发动游击战争, 创建豫鄂陕边根据地。 在根据地工作全面展开之后, 他于 9 月 29 日奉命回延安。 在延安, 他继续指挥中原军区在外线作战的各路部队和在敌后的豫鄂陕、 鄂西北根据地的斗争, 为战略反攻中原准备条件。 1947 年 5 月, 任新的中原局第二副书记、 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 7 月, 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他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二纵队从晋城出发挥师南下, 先后攻克河南通许、 扶沟等县城, 11 月抵达河南光山, 同刘邓大军胜利会师, 参加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 1948 年 5 月, 党中央决定重建中原军区, 他任第二副司令员。 11 月, 他在开封参与领导淮海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 从土地革命战争到全国解放期间, 同志坚定不移地、 创造性地贯彻党的战略策略和军事思想, 在极为艰险复杂的战争进程中, 显示了他的灵活斗争艺术和卓越指挥才能。 他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1949 年 5 月, 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 省政府主席、 省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主持党、 政、 军全面工作。 新解放的湖北,百孔千疮, 万事待兴。 他从本地区的实际出发, 团结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级干部, 正确地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的各项方针、 政策, 在建立各级人民民主政权、 支援大军南下作战、 剿匪反霸、 稳定物价、 统一财政经济管理、 土地改革、 抗美援朝、 反革命, 以及团结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等一系列工作中, 取得了显著成绩, 使湖北的财政经济状况得到了根本好转。1952 年 2 月, 兼任武汉市委书记和市长, 与王任重一起正确处理党内干部中存在的问题, 保护并进一步调动了干部的积极性, 把武汉市的经济建设推进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3 月, 湖北省成立了以为主任委员的荆江分洪委员会, 领导 30 万军民组成的建筑大军, 克服重重困难, 仅用 75天时间就完成了第一期工程。 至 1953 年 4 月, 荆江分洪工程全部竣工。 这 是新中国建立后建设的第一座最大的防洪工程, 在 1954 年湖北人民战胜近百年来特大洪水的斗争中, 发挥了巨大作用。 1953 年 1 月, 任中南局副书记、 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 1954 年夏, 调到中央工作。 9 月, 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协助周恩来、 陈云领导经济建设。 他还是第二届至第五届全国人大决定的国务院副总理。 10 月, 他兼任国务院财贸办公室主任, 负责综合管理财政部、粮食部、 商业部、 对外贸易部、 中国人民银行和指导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工作。 他主张国家财政必须保证社会主义经济建设, 积极提倡增产节约, 挖掘资金潜力, 提高经济效果, 实现财政、 信贷的收支平衡, 确保包括 156 项在内的国家重点建设的资金需要。 他高度重视发展城乡 贸易, 扩大商品流通,保护和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同时保障城市和工矿区的商品供应。 在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 他及时提出建议, 在工农业产品货源已为国营经济掌握的情况下, 城市要允许私营零售商继续经营, 农村要发挥小商小贩在流通领域的作用, 恢复农村集市贸易, 允许农民出售完成统购任务后的多余农产品,以活跃城乡 市场, 方便人民生活。 他还建议改善财务管理, 调整国家和企业、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改变中央管得过多、 过细的作法和过分集中的体制, 适当扩大地方财政管理权限, 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 1956 年, 他支持周恩来、陈云反对冒进的意见, 坚持 1957 年的经济计划应实行“保证重点, 适当收缩” 的方针。 1957 年, 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 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在五中全会上增选为书记处书记。 他还是九届至十二届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8 年批判反冒进, 他也受到了批评。 1959 年庐山会议期间, 他指出经济生活中存在的一些虚假现象和浮夸风, 提出了六条具体调整措施, 因此被指责为“思想右倾”。 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 积极参与调整国民经济的领导工作。 他负责统一指挥粮油棉的突击调运, 采取各种措施加强粮食管理, ...


赛马会心水论坛| 小鱼玄机之姐妹站30码| 小鱼儿心水论坛东方神话| 刘伯温论坛| 精准全年规律公式| 香港免费精准平特三连肖| 管家婆彩图玄机11606| 香港正版彩图挂牌挂牌| 杀肖无错公式大全| 老奇人论坛168开奖现场|